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红楼梦:她父兄双全、无人关爱、人财尽失,母亲骂她的话太难听_

《红楼梦》七十三回,发生了一件令人哑然的事件:迎春的乳母偷着将迎春的重要首饰攒珠累丝金凤拿去押了作了赌资。不管是输了还是赢了,反正这事捅到了贾母那里,老太太震怒,下令将大小头家一并严厉惩罚,将骰子牌全部烧毁,将所有的钱入官全散了众人。而迎春之乳母作为大头家之一,本人被罚出去弄得灰头土脸不说,迎春的累丝金凤也将没了着落。

迎春从小缺爱,性格软弱,凡事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她本人也无所谓凤不凤的,对于乳母被罚,这事黛玉宝钗都求了老太太也没有用,迎春本来就觉得惭愧,更不会去讨没意思。其实后来许多的人以为她着想的名义,对她指责、批评、抱怨,就连曹雪芹在对这段迎春的描写中,也缺乏对这位二小姐的悲悯,因为整个事件,至少6个人要么得到了发泄,要么无动于衷,唯有人、财都损失了的迎春选择了沉默,屏山很是心疼这位姑娘。

一、邢夫人的指责

婆婆大发雷霆,众小姐公子里只有迎春的奶母出丑,迎春还没说什么,邢夫人觉得没脸了,气呼呼地来到迎春内室,劈头盖脸地数落起迎春来:

“你这么大了,你那奶妈子行此事,你也不说说他。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

迎春说自己说过两次,他不听。而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自己,自己没有说他的。邢夫人道:

“胡说!他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份来,他敢不从,你就回我去才是。如今直等到外人共知,是什么意思。她去放头儿,恐怕他巧言花语的和你借贷些簪环衣履做本钱……若被他骗去,我是一个钱没有的,看你明日怎么过节。”

这个事情当然是迎春的奶母犯了大错,迎春也是有责任的,但要说需要真正负责人的人,其实就应该是邢夫人。迎春不是她亲生,可她是贾赦的夫人,是孩子们的母亲,教育孩子,管理家奴是她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是尚在闺中的女儿,她更应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邢夫人的这段话,固然说的是振振有词,貌似自己没有一点儿责任,其实,她发作如此,恰恰证明了在所有人面前,扫了体面,尤其这个体面在婆婆贾母那里,隐隐地透出了她做母亲做大房女主人的不称职。

于是她选择责备迎春,选择责备王熙凤和贾琏,教育迎春几句也就罢了,她作为婆婆、作为母亲,迁怒于凤姐更证明她的无能和愚犟。习惯性地推卸自己的责任,是邢夫人的惯用伎俩。也是读者特别不喜欢她的一个重要原因。

父亲一味只管自己取乐,亲生母亲早逝,摊上邢夫人这么一个不关心自己、出了事只会一味推脱的继母,加上一个不省心的乳母,迎春这个姑娘实在让人心疼。

二、贴身丫环的抱怨

邢夫人刚离开,丫头绣桔就开始抱怨:

“如何,前儿我回姑娘,那一个攒珠累丝金凤竟不知哪里去了……我说必定是老奶奶拿去典了银子放头儿的……姑娘就该问老奶奶一声,只是脸软怕人恼。如今竟怕无着落,姚安县新闻频道,明儿要都戴时,独咱们不戴,是何意思呢。”

司琪和绣桔是迎春的贴身大丫环,职责就是管理小姐的衣履钗环,小姐的重要首饰被人偷拿了去,她们的第一反应是小姐脸和面软,天然的认为这是因为小姐性格懦弱造成的。并不考虑自己的职责,司琪这时候病着,但是显然她也是知道此事的,知道却装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