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服务养老行业 毕业生将获入职奖励-中新网

  服务养老行业 毕业生将获入职奖励
《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发布,入职奖励分三年发放,其中本科及以上奖6万元

  近日,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联合发布新政,对本科及以上应届毕业生入职养老服务行业的,将分三年发放6万元入职奖励。目前,该新政尚未全文发布。

  近年来,用“钱”吸引和留住高学历、高素质人才成为多地向养老行业“输血”的手段。广西柳州早在2016年就已发布此类政策。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安徽、湖北、广东、浙江、四川、福建、山东、江苏等省份部分地市出台类似政策。2020年,北京、上海、江苏也相继出台了省(区市)一级养老人才奖励政策。

  新京报讯 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近日联合印发《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公布用“钱”引人、留人的奖励政策。

  对应届毕业生进入养老服务行业的,将分三年发放入职奖励,本科及以上奖励6万元,专科(高职)奖励5万元,中职奖励4万元。

  对养老护理岗位在职人员,结合其职业技能等级,按照500元至1500元不等五个档位,直接向本人发放津贴。

  同时对养老服务人才开展培训,培训时间不少于40学时,考试合格的按照每人1500元给予培训机构补贴。每年将培训不少于1万名养老护理员、500名机构负责人、500名老年社会工作者。

  目前,该《办法》全文尚未公布。今年7月,北京市民政局曾对该《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对比征求意见稿,上述政策有明显调整。

  养老护理岗位奖励津贴由征求意见稿中的每人每月1000元,细化为500元至1500元五个标准;养老服务人才培训时长由征求意见稿中的不少于24小时调整为不少于40小时,对培训机构的补贴由征求意见稿中的900元/人增加到1500元/人。

  同时,征求意见稿中对政策受益对象有明确要求,比如,享受入职奖励政策的应届毕业生需要“专职从事养老服务工作”,享受养老机构护理岗位奖励津贴的要求其“从事一线护理工作”。

  ■ 延伸

  用“钱”留人有先例 部分地区设专业要求

  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16年广西柳州就出台了《柳州市养老机构养老护理员从业奖励实施办法》。

  《办法》规定,对取得国家养老护理员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和技师职业资格证书,并在护理岗位连续从业两年以上的人员,分别给予每人500元、1000元、2000元、3000元一次性从业奖励。

  2018年以后,出台相关奖励政策的地区明显增多,包括安徽合肥、湖北武汉、浙江杭州、广东广州、江苏南京、江苏连云港、江苏宜兴等地。

  今年,广东深圳、福建泉州、福建福州、四川泸州、山东青岛、江苏无锡,以及北京、上海和江苏省均出台了养老行业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奖励措施。

  梳理发现,学历要求在各地政策中多有出现。应届毕业生入职养老行业按照不同学历可拿到不同额度的一次性入职奖励;已经在职多年的“高学历”人才也能补充享受到相应奖励。

  江苏南京针对“从事护理岗位满5年”的在职人员,分别根据三类学历给出了5万元、4万元和3万元的奖补。

  在此基础上,一些地区通过调整奖金发放方式等办法,增加了“高学历”养老人才获得奖金的门槛。

  在江苏宜兴,前述三类学历毕业生若入职养老护理岗位,则可分别得到6万元、4.8万元、3.6万元入职奖励,不过,奖励需要分五个年度“拿完”。

  部分地区对“高学历”养老人才所学专业提出要求。

  比如,福建福州要求相关人才属于养老护理、医护、康复和社会工作等专业,一次性入职奖补需要分3年“拿完”。

  浙江杭州则放宽了入职奖补的专业限制,将“要求学历和专业对等”调整为“符合专业大类类别”,老年服务与管理、家政服务与管理、护理、康复治疗、中医护理、中医康复保健、康复技术等均在范围内,补助在毕业生入职连续工作满3年和5年时分两次发放。

  ■ 专家

  养老行业留住人才需要综合施策

  中国养老服务行业遭遇人才困境:高校里相关专业紧缺;实践中,专业素质高的从业者仍有巨大缺口,制约了养老行业发展。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老龄化趋势不断发展,养老服务需求随之增加,但与之相比,我国养老人才培养从数量到体系存在严重不足,增加收入可以一定程度上满足从业者需求,但更需要综合施策,加快人才专业化、体系化培养,增强养老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地位。

  北京市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底,按15岁-59岁劳动年龄户籍人口抚养60岁及以上户籍人口计算,北京市老年抚养系数为44.3%,比上年增加2.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北京市每2.3名劳动力在抚养1名老年人。刘维林表示,老龄人口规模增加,意味着老龄服务需求增加。

  服务需求中,最典型的包含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失智老年人、失独老年人等刚性照料需求,同时,服务内容也从基本的生活需求,到精神文化需求、医疗卫生需求等多方面不断增长,而满足这些需求都靠更加专业化多样化的养老服务人才来完成。

  “目前来看,我们的养老服务人才非常匮乏,多层次的养老人才从总量上严重不足。”刘维林表示。

  刘维林认为,解决多层次养老人才短缺问题,需要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个人的综合施策。

  从教育体系来说,大学、大专、中专需要相应地加强专业设置,实现从理论到技能的人才体系培养;服务人才就业、创业、市场环境、人才管理等需要相关部门的政策保障;社会对于养老服务也要改善认知和评价等。

  增加收入可以一定程度上满足从业者需求,但更需要综合施策,加快人才专业化、体系化培养,增强养老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地位。 ??刘维林(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马瑾倩 【编辑:张一凡】